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解读2014中国电影市场影院是给房地产打工

2018-09-30 03:15:31

随着《一步之遥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岁末大片的上映,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逼近280亿人民币,比上年又涨了60亿。红火的中国电影市场,却并非人人欢喜。图为《一步之遥》剧照。 (剧组供图/图)  现在是院线最坏的时候,大家都在拼命抢滩。我们的电影票如果一百块钱一张,里面可能有至少50%,甚至60%以上付给了房地产泡沫。  众筹违背人性的本质,人性只能同甘,不能共苦。如果众筹赚钱了,可能会有第二个,一旦赔钱了呢,那就会是灾难。  美国有资格说大数据,它有大数据;当我们能够存积了没有被污染,没有被掺水的小数据的时候,才有资格去谈大数据。—周铁东  “中国电影市场红火,但现在却是中国院线最坏的时代。”周铁东对南方周末说,2014年中国电影票房已逼近280亿人民币,比2013年又多了60亿,作为电影产业链上的一环,许多院线却在赔本,“一百块一张的电影票,里面可能有至少50%,甚至60%以上的房地产泡沫。”  2014年初,周铁东从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总经理这个把国产电影“推出去”的职位上卸任,担任新影联影业总经理,开始寻找国内市场的门道,身处其中的周铁东说,“这是整个经济面的问题。”  迄今票房贡献前五名的国产电影里,除了《西游记之大闹天宫》是魔幻题材,其他四部—《心花路放》、《分手大师》、《后会无期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,无一例外都在叙述当下。曾经一统天下的武侠题材,则退出了热门影片的争夺,以至于许多影评人一遍遍地惋惜“诚意之作”《绣春刀》。  “电影故事是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晴雨表,电影人应该及时捕捉这些东西,不能一味闭门造车。”周铁东14年前翻译过好莱坞编剧教父罗伯特·麦基的《故事》,这本书在2014年秋天再版,其中最重要的观点之一,就是“写与时俱进的故事”。  好莱坞只为第三世界市场拍3D因为太贵了  南方周末:  2014年电影市场有一个现象:进口大片在本土是2D发行或者2D、3D同时发行,但到中国却只以3D格式发行,为什么?  周铁东:  2013年美国国内票房是109亿美元,2012年是108亿美元。算上通胀、票价上涨的因素,它的市场是下降的,因为美国人已经看不起电影了。美国的电影票价是这么定的:一个合法劳动者一个小时的最低收入,可以看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,所以联邦政府规定,美国的最低时薪是两毛五的时候,美国的电影票价是两毛五;最低时薪是七块五的时候,美国的电影票价是七块五。  3D打破了票价规律,3D溢价30%,原来七块五的票可能是十块零五了,有的IMAX3D甚至达到了十三块多。可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,美国人的收入出现下降,有些家庭甚至破产,普通老百姓已经不愿意掏钱看一部昂贵的3D电影了。  所以好莱坞今年不得不宣布,再也不为美国本土观众拍摄3D电影了,他们仅仅为拉美和中国这样的第三世界市场,继续拍摄3D。3D并不是电影的方向。哪怕在3D的巅峰时代,它必须是2D、3D联发。2D足以满足观众到影院去看电影的观影体验。  南方周末:中国的电影票价,高能高到上百,低能低到二三十,是怎么定的?  周铁东:中国的票价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的一种反映。电影行业是一个工业,但它更是一个零售商业,它的零售点就是影院。我知道的一家影院,八块银幕,经营快五年了,年票房收入两千多万,在业内已经是很好的影院了,但它还在赔本,为什么呢?最牛的影院也只能拿到票房收入的50%多,两千万最多能回来九百多万,一年房租八百万,水电煤气物业费,至少二百多万,这就一千多万没了,再到3%,现在3%都不保了。现在影院签约加盟院线,一次只签一年,由于恶性竞争,院线之间几乎是恶意降价:你到我这个院线来吧,我只抽成2%;另外一个院线说我只抽成1%就行了,有的院线干脆说我不但不要你钱,我还给你补贴。  从电影发行而言,过去拷贝时代,必须有一个中间环节,现在数字时代了,只有硬盘、密钥,完全可以撇掉中间环节,院线的作用越来越小了。马上就要实现卫星传输,只要有一个卫星的上传终端,任何片方都可以用那个终端直接传给影院,还需要院线吗?当这个产业已经完全扁平化的时候,院线中间人的作用就越来越小了。  中国资本投资纯海外片这是必然的  南方周末:2014年中国内地银幕数进入“2万块”时代,受益者是谁?  周铁东:  这是一个伪命题。影院的票房到今年可能突破300亿,但这其实是一个微小的产业。那天我在苏州开会,中国文艺论坛,说到工艺品这个产业,一年至少是5000亿。电影产业从经济规模来说非常的微小。谁受益?这个产业的蛋糕做大了,做蛋糕的各个层面,都会受益。

南方周末:最近华谊投资了布拉德·皮特主演的《狂怒》、中影投资了传奇影业的《第七子》,中国投资纯海外片,是一种偶然,还是必然趋势?  周铁东:  这是一种必然。因为资本溢出。很多人都知道,我们国内电影投资渠道不畅,投资国产片风险大,而好莱坞的影片一般来讲都是能火的,即使进不了中国,也无所谓,它能在全球进行分账。所以这肯定是资本的一个必然走向。长期以来,很多有钱人投股市,后来又投房地产,再后来又投收藏,民间能够投的,很多最后都是风雨飘摇。但总得投点什么吧,不能老是打牌赌博吧?当国内市场趋于饱和的时候,资本就会溢出,随后可能产品也会溢出。  在法律框架内,资本趋利没有什么道义问题,更没有什么民族问题,资本是没有国界的。  南方周末:中国投资海外电影,投入、产出、分账是什么样的情况?  周铁东:  这牵扯到商业安排,因片而异。一般这种投资都是一种分账模式,看你怎么去谈这个分账比例。所有大的项目,尤其是定位全球的影片,都会选择多元合作。  另外,对于中国市场,还有一个考量—合拍。如果我们的合拍进入常态,也就是制度、资金的安排,能够常态化,合拍的渠道特别畅通,在现阶段也许就不会出现资本外流。  南方周末:互联与电影联姻,有一个关键词是“大数据”,你怎么看待大数据的真实作用。  周铁东:  美国有资格说大数据,它有大数据,对观众有观众分割学,有各种各样地缘人口数据,而且它有独立于行业之外的许多专业的调研和咨询公司,但我们没有这样的系统建设。当我们能够存积了翔实客观,没有被污染,没有被掺水的小数据的时候,我们才有资格去谈大数据。  南方周末:还有一个被反复提及的词,“众筹”。  周铁东:  众筹违背人性的本质,人性只能同甘,不能共苦。如果众筹赚钱了,可能会有第二个,一旦赔钱了呢,那就会是灾难。就像银行。  你居然说“我爱你”我们完了  南方周末:从2014的票房表现看,国产片里什么题材更受观众欢迎?  周铁东:  现实题材的、紧贴老百姓的东西,才会有市场。不要去指责《泰囧》、《心花路放》、《分手大师》低俗,因为它们讲述老百姓自己的生活,每一个人都能找到他的关注点,找到跟自己的相关性,能够对其中的人物产生同情,以至于移情,最后达到审美愉悦。你弄一些跟我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,我为什么要看?  《心花路放》能有现在的票房(11.67亿),还在于它讲述了一个好莱坞式的“英雄”故事。两个人一路泡妞,最后就泡到了,看上去确实低俗,但恰恰是这样的故事,更符合人性。他带着不良的动机上路,但最后把泡妞的事业进行到底,价值得到了升华,他从一个非英雄,或者从一个反英雄,成了一个“英雄”,这个过程恰恰打动了草根观众的心。反观我们很多主旋律影片中的英雄,上来就是完美的,不能有瑕疵,不能犯错误,不能有成长的过程,所以观众没有观看的需求。  现在任何非现实题材的影片都不可能受大众追捧,包括武侠片。这个情况从《大明劫》开始转向,当时看初剪的时候,我就对制片人说,古装动作片的时代已经过了。后来果然沦为炮灰。《绣春刀》出来时,我是不看好的。《大明劫》口碑是最好的,比《绣春刀》更好,它最后票房不行。再后来《白发魔女》,还是3D的,票房也平平。电影故事跟主流意识形态密切有关,是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晴雨表,作为电影人应该及时捕捉这些东西,不能一味闭门造车。  南方周末:爱情片有什么变化,这也是近几年中国电影的主流。  周铁东:  那种纯而又纯,超越了时代、物质、种族、阶级地位的经典爱情片,不会再受欢迎。人们进入到消费时代,谁还相信爱情呢?但爱情又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这是个极大的挑战。所以只有《她》(Her)那样的人机虚拟恋爱,国内最近的《一夜惊喜》、《撒娇女人最好命》那样讲的爱情故事,才可能敲击到现在不再相信爱情的观众内心深处那点仅存的爱意。  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里有一幕,佩妮和她的男朋友莱纳德一直在同居,后来有一天他们做爱以后,早上一觉醒来,莱纳德感觉挺好,对佩妮脱口而出说了一句“我爱你”,佩妮被吓坏了,你居然说“你爱我”,那完了,我们的关系没法继续了。我们本来就是一种同居关系,你非得要上升到爱情层面,压力太大了。这才是这个时代,它很写实。  南方周末:你曾说现在商业电影是以女性观众为目标,为什么?  周铁东:有人问我:  现在市场我看不明白了,《小时代》那样的影片,为什么有那么好的票房?郭敬明的消费主体是女孩子,是我女儿那一代。像我女儿去看3D大片,在中影影院看了一遍觉得效果不太好,又花100块钱买一张票到UME影院再看一遍。她花的不是自己的钱,她花我的钱。但是韩寒的粉丝更多的是男性,他要看电影必须花自己的钱,不但自己花钱,可能还要给别人花钱。一男一女去看电影,最后选择看什么,肯定是以女性为主。

华谊兄弟参与投资的《狂怒》是一部没有任何中国元素的纯海外战争片。在周铁东看来,这种投资行为是一个必然趋势—当国内市场趋于饱和时,资本自然会溢出。 (南方周末资料图/图)

“《黄金时代》, 最大的失败就在于没有明确的定位”  南方周末:2014年中国的艺术电影有一些取得了票房成功,比如《白日焰火》,有一些却遭遇票房惨败,比如《黄金时代》,你怎么看这些影片的成与败?  周铁东:《白日焰火》成功在于用了好莱坞“黑色电影”之瓶装上了中国的后工业化之酒。还有它实现了跨越,从小众跨越到大众,柏林电影节获奖就是一个最大的跨越方式,没有双熊,它不可能在海外被四十多个国家收购,也不可能在中国上主流院线,更不可能有那么多观众去买票捧场。  另外一种跨越方式就是像《血迷宫》那样,变成邪典电影。还有恐怖片《鬼影实录》,花了两千多美金,结果发行达到一千多万美金的票房,每到万圣节就拍一个续集,现在变成鬼节的保留节目了,这是从小众定位的跨越。《电锯惊魂》也是这样。  第三种跨越是导演的跨越,中国典型的就是宁浩。刚开始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非常另类的导演,号称非常小众,一旦成功,就登堂入室。美国的罗伯特·罗德里格兹,原来是反好莱坞的,号称是独立电影的领军人物,最后弄《特工小子》那样的,完全商业化了

解读2014中国电影市场影院是给房地产打工

,也是一种跨越。  原来早期的好莱坞只有美国市场,它后来有中国市场,这也是一种跨越;吴宇森原来在港台拍片,后来跨越到了美国;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的涂炭,欧洲那么多经典时代的人才都跑到好莱坞去了,这也是一种跨越。因为有这样的跨越,世界的电影产业越来越全球化。  我们做电影的时候,必须有明确的定位,是定位全球,还是定位本土,什么都要,不可能。美国有一家名叫“四十亩地和一头骡”的电影公司,创始人是一个黑人导演,只拍黑人题材的电影,而且只面向黑人市场,人家活得挺好。这就是定位明确。  再看《黄金时代》,最大的失败就在于没有明确的定位。从题材样式,从各种参数和指标来衡量,它都是一个小众的东西,却用大众的方式去运作。它如果定位小众,成本控制在1500万以内,5000万的票房就会是很大的成功。  南方周末:一部电影的好坏,只有票房标准了?  周铁东:  真正的电影人必须是靠观众养活自己,你不能靠政府养活,也不能靠投资人养活。电影必须是作品、产品,到商品的三位一体。许鞍华说她做《黄金时代》是在做实验,一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导演,还拿投资人的钱去做实验?所谓实验电影,是靠相关赞助机构给经费去做,是不求回报的,那可以。投资和产出之间,如果没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模式,那是违背了资本的本质,因为资本的本质就是趋利。你要真正把自己提升到艺术的层面上,你就必须有艺术的情怀,为艺术去献身,但不要绑架别人。




成品油库存增幅超预期油价跌近2
寿光一品世家被指不签购房合同延期交房
海底“植树造林”建蓝色生态牧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